温赜
这个主页以后用来放城拟


[DFB/羽生结弦]
“等一个夏天的童话。”

我真的很想知道……为什么会是仁横仁而不是横矿横

鲁尔德比不是更有看点吗……

按今年的成绩来看 其实仁矿好像也可……

下一个四年,也许还是童话。

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过了这么多天心情还没好全。

真实宿舍阳台看球哭泣。

88分钟,那种感觉就像死神在你面前,你知道他是来找你的,但是你就是不愿意信,想要放手一搏,看还能不能多活一秒钟。

99分钟,差点摔掉舍友手机。

活在周围没有德迷的世界,在快期末考前几天。

在荣耀之巅注意到他们,在狂风暴雨里决定去喜欢他们。

理智和意志,陪伴这群大男孩们征服高山,也征服低谷。


希望四年后还能见到诺门神神级扑救。God blesses you.

他们这个年纪的人,对过去的事情多少都有点怀念。


林小姐那天夜里微醺,说,年青的时候忙得很,偏偏没有时间谈情爱。这么长的路走过来,以为可以歇一歇,却没有谈情爱的心力了。

陈先生也总结,说是啊,年青时候就是要今朝纵马长歌,明夜花前月下才好。


我做陈先生的私人助理也有一定时候了。他是每几年便要换一个的,却留我留得有些久。我猜想是我接任上一位几个月后,某次得机会跟陈先生促膝长谈一番。我这人健谈,喜欢聊天,乐呵呵的,结束时他感慨地说,倒有点像小鹓*那孩子。

据说做这工作的常常是不得知道上司什么身份的,也许对我有点例外。我爱极了地理,大学专业是城市规划。

我一个女孩子家,比男人细心稳妥些...

城拟文整理

这个人大概总是会乱写东西,片段也好文章也好不同tag的也好乱七八糟的,果然还是整理一下比较好

都是短篇,以下排名不太分先后(……)


前言

01 认识一下我的小姑娘小伙子都叫什么


人设

02 泉州

03 福州

04 维也纳

05 札幌

短篇

鲤榕的场合

06 芳岁

07 [知乎体]酒量差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08 飓风橙色预警

09 小团圆

10

附推徉总的鲤榕 

鹭鹭出现的场合

11 蓝色羊皮鞋

12 短向三篇


段子

13 黑三角女子流嘴炮力max

14 写都写不出来的刑侦pa

15 不完整的寻城启事

16 拉维姑娘的红...

大概是一个私设名的总结

16年草草出过一版人设名。太草了,没有几个满意的,后来写文就一直在改。现在打个正常的名字总结备份,应该是接下来不太可能改的人设名了。希望透过名字能渗透一点自己的城拟理念吧。

泉州 陈晋安
*陈氏占泉州常住总人口的10.18%。居首。

“晋安”一为泉州建治中古县名(非今福州晋安区)。二因泉州主河流晋江之名,有“晋水久安”之意。

女体叫陈薰梧
“薰”乃古书之香草,也与古时泉州城一阜盛之城门“南薰门”有关。“梧”因“梧凤之鸣”而来,比喻太平盛世。

note:闽省内姓氏的不同以地域文化差异为原因。

福州 林缦榕
*越王后裔无诸统一七闽,建立闽越国,定都福州,并就《越人歌》中(古越语原文)“...

-----
我觉得西湖公园早上去的好,老陈反诘,您是三十未过就打算奔向幸福的老年生活了吗?
于是乎在一碗小摊面线糊权当晚餐下肚后那厮才带着我慢悠悠往西湖走,搞得好像这样就不夕阳红了似的。
三天前让我接受旅游吃刷锅水一样的玩意做晚餐我是铁定不能接受。但三天后的我已经对这座城市老年人的生活习惯了如指掌。
我一直习惯早上往公园跑,因为安静。然这傍晚的公园好像也别有一番风味。人多,热热闹闹的,大概有的地方就适合这样热热闹闹的。你去日本赏樱花,见没见过小朋友在那玩抓人游戏的?人都是陶醉在万千飞粉之中默然不语。但这在西湖公园那也是行不通的。怎么可能不热闹呢?那他就是个热闹的地方的。
我问老陈,你说这些有西湖的地方为...

啊 看到那个刑侦pa,真好……然而没有文力,只能bb。就让我悄悄bb一下好了……全都是按着tvb出现过的设定来的 记得小时候喜欢看tvb的刑侦剧来着

给同班小姑娘写个龙岩,那就顺带把三明写了。不bb南平宁德都是因为不熟。

以下,非常不正经慎

榕城,福|建佬的嫡亲闺女,本着祖传衣钵要好好继承的理念长大后考了鉴证科,并把锅甩给荔枝(“大概都是因为荔阳(学医)太合适了吧”)。大家闺秀max,workaholic,然而存在感也不是很高的角色,对自己这种人设非常满意。在被前男友骚扰和工作之间果断选择工作,在某种倾向上更喜欢和身为福|建佬亲儿子的犯罪心理学专家进行愉快的茶话会。不...

“不朽是件好事吗?

清明的雨还未下完呢,绵绵软软的,往人心窝里戳。她在四月天里走了,在四月天的凌晨,天还尚未破晓。他守了很久,直到看到人类的灵魂如烟尘自聚拢至离散,从垂落下来的手缝里流走的时光像沙子一样,像水流一样。他坐在病床前,人生中的片段像星河把他环绕着。可又极快地,它们就像被打破的玻璃瓶的尸骸,四分五裂一地。明明那么美丽的东西,踩着了还怕划破脚,拾起来还怕沁出血珠子。
空气里只有一点消毒水的味道。
他垂眼,悄声说,你辛苦这么久,也该休息会儿了。一切有我,不担心。
没有热闹的凌晨,消毒水也穷途末路。

哭声都是送给生人的了。雨也是送给生人的。
一抔黄土,不过也就是被滋润得服帖,能知道什么呢?
他想...

[鲤榕]芳岁

*短打,算是年贺!各位新年快乐呀!

*又名省会下乡送温暖

*多你鲤民俗


动车48分钟*。

林缦榕刚出车站的时候,她家那位正倚着他那辆宝贝银灰保时捷朝她笑,一边笑一边捏着嗓子学吴航*有点少年气地喊:“依姐——”,故意把尾音拉得老长。听闽南人学平话活像吃夹心糖,脆脆甜甜,流出一点软糯来。

前日跟她讲电话,还半乐呵半侃地吹她纡尊降贵竟肯到他小三线城市来过个春节,这会儿怎么这么开心,藏都藏不住。

陈晋安拉过她手,指尖儿有点凉,嫌她穿得少,又说过几天又要升温了,倒也不用穿太多。

明天三十,还差什么没办好?她拢拢手问,有点示好地挠挠他手心。

看鲤鱼精开心还不...

1 / 6

© 江梅引_ | Powered by LOFTER